沉默寡言是很多人对黄罕勇大师的第一印象,然而与之倾谈,你会很快感受到他思想的深邃和丰富。他观察这个世界的视角往往是单纯、率真的,正是因为如此,他对于一切质朴、天然的事物分外敏感,也特别渴望在自己的作品中表现它们的美好。同时,他的情感是细腻的,对于岁月中一切触动过他心灵的时刻,也有着认真的体察和全面的记忆,这些都是他创作灵感的来源。他的每一件作品,构思如此精妙,却又如此直接,你第一眼看到的是什么,第一时间撞进你心灵的感受是什么,那就一定是他所渴望表达的,如此直白,又如此震撼!
       黄罕勇大师是敢于创新的,不拘成法,师法自然。他将自然和谐之美镌刻于玉石之中,亦动亦静之间,流露出的是对于力量的表达,或如水般的含蓄悠长,或如火般的炽热张扬,都是他内心对于造化之美的礼赞表现。
       黄罕勇大师是自信的。在他眼中,这个世界的精彩层出不穷,玉雕创作者的艺术灵感哪有枯竭的道理,除非你懒惰得停止思考。所以,他从来不屑于保守自己的创作灵感,乐于与别人分享自己的创作心得,因为他知道,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起点,每一天他都在超越当下的自己。

 

黄罕勇

00:00 / 00:00

       黄罕勇作品多以“中国传统瑞兽”为主,尤其擅长辟邪、貔貅、鹤鹿同春、龟鹤延年、虎豹等题材。造型上,融入大量自然界野生动物的骨骼、肌理、神态特征,使得瑞兽不再是神话传说中威严却单调的形象,而是充满生命活力真实个体。在瑞兽身姿的设计上,黄罕勇摒弃简单的“站立”、“蹲守”或“匍匐”,大大丰富了细节特征,逼真的展现了各种兽类的情态,或蓄势待发或温顺闲适,或若有所思或憨态可掬,无不带着浓烈的自然、自由气息,栩栩如生,无拘无束。
       黄罕勇的雕刻工艺继承了海派玉雕细腻、严谨的精髓,并在此基础上不遗余力的汲取着现代审美理念和西方美术精神,特别是在对线条的勾勒和把控上,达到了张弛有度、收放自如的境界,精彩诠释了“力与美”的辩证,传达出动人心魄的艺术魅力。更加可贵的是,他的作品始终洋溢着年轻人特有的蓬勃朝气和强烈的探索意愿,孜孜不倦的表达着自己的新声,艺术风格鲜明而独到。

大龄三好生

我觉得对于他来说,能做自己想做的,能在玉雕里表达他所想要表达的,就是最大的幸福。我希望他能一直保持这个创作状态和心灵的自由。

锋芒初露

他跟我从最基础的美术知识学起,就是希望把自己的艺术底子打的更扎实一些,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促进自己玉雕艺术的进步,我觉得这就叫敬业。

后生可畏

黄罕勇独立创作开始的比较早,掌握的工艺技法比较全面,绘画功底又好。更可贵的是,他早早悟到了体现玉质之美的重要性,因此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

我很欣赏他的作品风格和艺术追求,他的创作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构思的,是有自己独立的艺术主张的,不是一味追逐市场,匆忙雕出来换钱的。

忘年之谊
同行不冤家

最让我欣赏的是,他用的工艺都很传统,创作题材基本上也都很传统,可是每件作品却又散发着创新的气息,明确的传达出他所要表达的玉雕理念。

辟邪

辟邪:朕就是这样凶萌的汉子!!!

大师解读:辟邪的形象近似虎、豹,只不过人类的想象力给它加上了流云一样的独角,赋予了它吉祥的寓意。所以我在创作的过程中,尽量将我对自然界猛兽的观察和体悟都呈现出来,最大限度的释放我自然的美感,释放我对力与美的理解。
再者,我很迷恋辟邪兽所象征的那种霸气和正气,也不断的想把它融入我的作品。所以虽然题材有重复,但我的构思并不重复,每一只辟邪我都在努力寻求新的身姿、新的动感,表达新的情感和心绪。

祥禽:哀家就是这样的美貌无双

大师解读:鸟类,“柔美之气”则成为了审美重点。
首先“柔”不是“软”,柔也是一种力量与动感的体现,就像是水的力量,“滴水穿石”所表达的是一种内在的、更具精神意义的象征力量。老子说,柔胜刚,弱胜强,也是这个道理。鹤与鹿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都是用来代表着“长寿”的意象,自然界中的仙鹤、鹿也都是气质柔弱的动物,但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,这种精神反而能更好的代表长寿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当人渐渐老去,身体上最坚硬的牙齿全都掉光了,为什么柔软的舌头还能继续存在呢?呵呵,这里面是有它哲学层面的意义的。
力量的层面有很多种,有外在的,也有内在的,关键是你想表现什么。

穿梭于钢筋混凝土之间、游离于现实和理想之中的现代人,早已忘却了自由的本能,亲近自然也许都成了一种奢望。
那些曾经与我们相依相伴的生灵们,似乎阔别已久,如此罕见。
但我们不愿忘却它们生动的面孔,矫健的身姿,我们也乐于幻想它们的神情和语言。
最重要的,我们都向往,它们的真实与自然。

“云”是黄罕勇大师最喜欢的字
他说,只有千形万态、卷舒无常的“云”
才能最准确的诠释他向往自由的生活态度和艺术理想
才能表达他创作思绪的面貌
云,是他的图腾

随着工作室发展的日渐成熟,你注册了“上海云堂工艺品销售社”,开始正式打造“云”这个品牌。
是的,我想工作室总应该有个名字,而“云”又让我情有独钟,似有似无,千变万化,跟我所追求的自由心性十分吻合,我还根据“云”的字形设计了落款,我的每一件作品都会刻上。

最初你对“云”这个品牌的定位是怎样的,对品牌气质有哪些设想?
我没有想把这个品牌过分商业化,也不想把它变成模式化批量生产某种商品的根据地。我的想法很简单,只不过是在我亲手设计和参与磨制的作品上刻下一个落款,纪念我付出的心血。品牌气质就是我的气质,如果把我所有作品按年份排列起来,我想就能看见自己这些年在心态、艺术、观念上的全部变化和成长。